RELATEED CONSULTING
相关咨询
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
电话:0833-2438125
服务时间:9:00-21:00
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
关闭右侧工具栏
00后如何去创业
    发布时间:2022-08-16   访问量:10289

你认识的00后是什么样子?

“拒绝加班、反向背调、仲裁公司、个性张扬……”网络上流传着各种对00后的认知标签。

2022年,00后开始大规模走入职场。同时,这一年,应届高校毕业生总人数达到1076万,创下历史新高。

而踏入社会的第一年,这一批00后面临的还包括:疫情、大厂裁员等“难关”。

但也有这么一群人,在同龄人忙着面试,忙着考公考编、忙着继续读书深造的时候,已经获得投资机构的青睐,拿到千万元融资,当起了老板。

用他们的话说则是,不愿屈居于焦虑气息蔓延的职场,也不甘心种种“好玩”的想法被束缚,更愿意通过努力,以创业作为实现理想的途径。

而投资年轻人,在VC圈已成趋势。

1

00后创业项目已获千万融资

2021年,还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读计算机的凌天格做了一个任性的决定——开发一款剧本杀App“HALO剧本杀”。那时,他刚满20岁。

做这件事的理由很简单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做一款更好的。“线上剧本杀不仅仅是个游戏,核心在于体验感,我自己喜欢玩,对剧本杀有一些独特的理解,也算是迷之自信。”

为提升用户体验,HALO剧本杀邀请了专业声优做DM(剧本杀主持人),还在技术上做了创新,结合大量声音玩法带给大家更多体验,比如提高音效实现剧本沉浸、结合内容和环境特色营造临场效果,独创语音自动读本解救了很多有阅读烦恼的用户。

2021年9月,HALO剧本杀正式在北美上线iOS版本,开启限量测试。几乎同一时间,凌天格提前完成学业,回国继续这份事业。

今年年初,HALO剧本杀在国内上线。如今,凌天格的创业公司格子互动已经发展成规模近40人的小团队。

不久前,这个“少年感”很强的团队还获得了源码资本数百万元的投资。

在对外介绍中,格子互动用元宇宙公司定位自身。“我的理解,在元宇宙中,一个很重要的元素是‘交互’。HALO剧本杀本身就是一种元宇宙的探索,它提供的元宇宙社交内容让玩家沉浸于故事中,和其它角色‘互动’。”凌天格对全天候科技表示。

作为真正的互联网原住民,00后们一出生便与互联网相伴,他们的成长伴随着互联网的崛起。但随着互联网高速增长神话结束,他们开始在Web3领域(包含crypto:加密、NFT、元宇宙、DAO: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等)寻找新机会。

例如,在今年5月播出的《奔跑吧》节目中,节目组为嘉宾 Angelababy 、张大大、沙溢、郑恺等人设计了虚拟服装,并展示了上身效果。6月,艺人何洛洛也在微博发布了自己身着虚拟时装的效果图。7月,综艺《追星星的人》节目收官发布了吴奇隆等艺人置身虚拟元宇宙空间站的海报图。

这些营销事件背后的主导者是00后胡雅婷创办的元宇宙3D虚拟厂牌AVAR,属于北京云可科技有限公司。

还在北大上学时,胡雅婷参与了一个角色建模相仿的社区,在参与了一些活动后她发现传统互联网的机会可能会越来越少,现阶段已有的社交平台的交互很浅,因而想要获得高速增长,参与新兴赛道是最好的办法。

“所以我快毕业的时候就主要在看新的方向,但当时会想很多比较宏大的事情,比如说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虚拟形象,未来都是虚拟场景、虚拟空间。当时想的时候可能确实还不知道这些要怎么实现。”胡雅婷说。

好在她很快找到了支持这个想法并愿意为之“买单”的人。去年9月前后,胡雅婷和团队决定先从虚拟人项目入手,同时拿到了唯猎资本百万元种子轮投资。不久前,AVAR又宣布完成数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,由华创资本领投。

目前,AVAR不仅推出了云可可、云达达等原创虚拟人和虚拟潮玩产品,打造了虚拟时尚品牌,还搭建了可以用程序化算法快速生成大3D数字资产的工具:“数字艺术生成器”。

不仅元宇宙世界,在硬科技领域,00后创始人也已崭露头角。

今年3月底,高功率半导体器件封装热沉材料研发生产企业——苏州博志金钻科技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博志金钻”)宣布完成A轮融资交割,由苏州高新投领投。在这之前,这家公司已经拿到500万元天使轮融资和1000万元Pre-A轮融资。

博志金钻的创始人潘远志出生于2001年,并在2020年入选当年的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。

和凌天格、胡雅婷、潘远志有较强的学历背景不同,2002年出生的定慧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读书,尝试过的创业方向却很多元,包括教育创新、新媒体代运营、付费社群等,但都未成功。“大部分死在Demo中了。”

因为连续失败的次数太多,也没赚到钱,定慧对自己有些许失望。今年春天,他有了想继续读书的想法,申请到了一所国外的学校。但几乎同时,他接触到了Web3领域,再次创业的想法打败了去读书的想法。

“我感觉我看到了新的机遇。”定慧对全天候科技说,近期,他打算系统性提高一下自己的英语和编程水平,并计划和新认识的朋友创办一个精品社区项目。

2

不是整顿职场,而是做好玩的事

胡雅婷很小的时候就预想自己要创业。上初中时,她会将长大后想做的产品记在本子上,“可能写了上百个。”拿到新书包,她会想如何“二次创作”让它变得与众不同。

但高中、大学时期,繁重的课业、忙碌的实习让她和同学一样,陷在“卷”绩点、简历、实习的循环中。

在大厂实习遇到现在的合伙人李恩童后,她创业的想法再次被唤醒,也开始意识到传统互联网已经“没有太多可玩的了。”

为了公司战略方向、技术研发进度、产品上市时间,她和团队经常需要第二天凌晨才下班,但在胡雅婷看来,她们在创造,这种加班使她快乐,也是有意思的事。

与互联网公司给投资人描述典型用户画像不同,没有哪一个00后是典型的,或许并不存在一个通过数据和标签贴出来的典型00后。但在对创业这件事的看法上,凌天格和胡雅婷的看法达成了一致:创造、好玩。

“创业就是我自己追求做好玩的事,并让用户玩好。我觉得好玩是一种竞争力。”凌天格说,前辈们创业提升了效率,而00后创业者要做好玩的事。

显然,与父辈们相比,00后多数有着更优越的教育背景和良好家庭条件,更追求精神层面的需求而不是物质。好玩、趣味性成为他们做事的重要考量标准之一。

哔哩哔哩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《2022青年求职行为洞察报告》(下称“报告”)也证明了这点。

根据《报告》,去年一年,76%的00后愿意或正在从事新兴职业。密室NPC、剧本杀编剧、注册营养师成为B站投稿量增速前三的新兴职业。

同时,大量不同职业的故事备受关注,年轻人也可以在UP主们的视频中,体验300多种职业的不同人生,例如乡村教师、调酒师、一线电工、机长、警察、动物饲养员等等。

2022081609181754010.jpg

来源:《2022青年求职行为洞察报告》

凌天格和胡雅婷的公司员工偏年轻化,也有不少00后。即便作为00后,如何管理“整顿职场的00后”也成为他们逃不掉的命题。

自知管理经验不足的凌天格在挑选合伙人时选择了拥有丰富运营、市场经验的人。“我比较信任我的队友,既然我缺乏管理经验,那就选择放权,让有经验的人管,让擅长的人做擅长的事。”

胡雅婷的做法则是让团队成员先理解共同目标,再将目标拆解,制定合理、清晰的流程,定时提交结果。“这样每个人的完成度都很高。”

实际上,与“前辈们”不同,00后更看重的是工作能给予精神上的成就感和及时反馈。

大学生就业实践平台刺猬CIWEI发布的一份“Z世代青年DNA研究报告”显示,在工作中,00后最在乎的不是金钱,而是有没有晋升空间。也就是说,00后可以忍受现在的辛苦,也可以忍受对薪资暂时不是很满意,但是要给他一个通道,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感受到进步和成就感。

社交媒体上“00后整顿职场”的论断传播甚广,但在凌天格和胡雅婷看来,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。

“我身边的00后普遍偏‘努力派’,大家加班是为了更好地做成一个事情,而不是为了加班而加班。”凌天格说。

3

投资人盯上00后创始人

越来越多的年轻创业者站到台前。

经济日报社和中国社科院2021年联合发布的《创业企业调查报告》中,中小微企业创业者的年龄分布在20-78岁。其中,75%的创业者年龄为26-44岁,26-35岁的创业者又占到35.4%。而6年前,中小企业创始者的平均年龄为44岁。

尤其Z世代创业者的登场,正是资本市场期待的新故事。

00后意味着朝气、有活力、创新,但同时也代表稚嫩、缺乏经验、任性。

作为创二代,凌天格有自己的优势。

由于父亲凌海是一位互联网创业老兵,凌天格小时候经常会到父亲公司玩。问及父亲对自己的帮助,凌天格毫不避讳地承认,父亲对自己有很大影响,“他告诉我所有遇到的困难是注定会遇到的,那是每个人的任务,所以人一定要有韧性。”

回顾短暂的创业经历,凌天格觉得自己很幸运,但同时他也没有辜负这份幸运。“好运是需要努力来助力的,要看得清内心,借助好运往上攀登。”

几个月前,源码一粟团队负责人张星辰从北京飞到上海见了凌天格。“我俩吃了一顿饭,在饭桌上我介绍了项目团队的情况,吃完饭他就拍了板投资,前后不到两个小时。”凌天格对全天候科技说。

为何要投资00后创始人?

据投资界报道,源码对凌天格的评价是“有强烈的信念感和目标感,身上有一股冲劲和狠劲,拥有浓烈的创业者气质。”在他们看来,00后是一群很鲜明的创业者,身上大多有着相似的“信念一跃”。

而行业中,已经有投资机构专门组建团队为了挖掘00后创业项目,00后成了香饽饽。

回归到商业层面,项目自身的自负盈亏能力和造血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考量因素。

据凌天格介绍,目前HALO剧本杀已有稳定营收,可自负盈亏,月营收可达几百万元。同时,HALO剧本杀也在不断给公司积累大量的声音资源,提升对于优质声音的认知,完善声音和场景的匹配逻辑。

“我们希望格子互动不只做好线上剧本杀。利用积累的声音资源,公司接下来会开发虚拟声音引擎,能够成为元宇宙社交中的虚拟声音infra(底层基础架构)。”凌天格说。

同时,00后所关注的赛道更贴近前沿趋势,这也是投资人衡量项目的重要标准之一。

前不久,创业仅一年的AVAR融到了第二轮资。领投方华创资本的投资人张金曾对媒体表示,她非常看好AVAR及所在的虚拟内容生成赛道,并指出元宇宙是其正在重点关注的投资方向。

相比年龄大的创业团队,在技术水平相当的情况下,00后创业团队潜力、未来成长性更高。这也是投资人对胡雅婷团队的反馈。

AVAR的短期商业化路径是通过C端销售数字资产,再从B端去联名项目以获得曝光和收入。

“公司虽成立时间不久,但是它短期的商业化路径和落地路径是非常清晰的。”张金说。

00后已经成为创业大军中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虽然在他们之中谈“巨头”为时尚早,但随着互联网红利消失,探索新时代的任务,恐怕不得不指望00后了。